音箱

痛苦无意义,快乐是幻觉

我动也不敢动,可笑地僵在那里。她的手指轻轻地穿过我的头发,以一种让人心痒的频率慢慢梳着。她的动作优雅而温柔,仿佛蝴蝶在花瓣上舞蹈,我几乎能想象她细长白皙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抚过发梢,把我打结的长发梳顺,一下又一下。

我沦陷了。

她双手撑在我的肩侧,将我困在她和柔软的床铺之间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。那双眼睛在黑暗里也发着光,瞳仁闪闪发亮。她的嘴唇像春天亲吻的玫瑰花瓣,像甜丝丝凉冰冰的草莓布丁。她无疑是光彩照人的,就连在光源只有落地窗外零星街灯的,几乎是一片漆黑的房间里,我依然能清楚地看见她长而浓密的睫羽。

人类总是钟情于美丽的事物,我更不是例外。

她把齐腰的柔软长发向后随意一撩,有几缕发丝滑下来,搔着我的脸颊。我闻到她身上甜蜜温暖的香气,她总是擅长这种状似无意的撩拨。

我盯着她,感到一阵呼吸困难。

“想接吻吗?”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