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箱

脾气极差 不是善茬

[清明祭三村]Light/光明

黑暗,漫漫的黑暗。

他在这里一个人坐了很久。久到他都数不清日子。这里的黑暗是静止的,时间也是静止的。只有不远的高空有个昏黄的圆东西,隔一段时间闪烁一次,像坏掉的电灯。不过就算这样,那也是这片逼人发疯的黑暗里唯一的光源。

有时候他能想起来一些事情,有时候不能。每一次回忆都伴随着炫目的白光和难以忍受的刺痛,他合眼却无法安眠,扰人的噩梦连连,他猛地睁开双眼,眼前却仍然是与梦境中毫无差别的黑暗。这让他毫无来由地感到害怕和委屈,他咬紧嘴唇,防止自己丢脸地流下眼泪。更多的时候,他只是静静地躺在黑暗中,直到再次被刺痛和白光俘获。

他觉得他不是疯在这里,就是死在这里。

“你在这里呀。”

声音。他抬头看去。他觉得有一辈子没听到过声音了。

“你是谁?”他问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但我知道你是谁。”那声音快乐地说,听起来近了一点。

明知道看不见,他还是徒劳地睁大了双眼,想看见声音的主人。脚步声在他前方不远处响起,接近,停止。他因感受到近在咫尺的温热吐息而僵硬,随即一个温暖的东西抓住了他的手——温暖,他也有一辈子没有感受过了。

“你好冷。”声音——她说,试图把他从地上拉起来,“起来好不好?地上冷。”

“我站不起来。”

“不会的,我扶着你。”

“没有用,我试过。”

“那就再试一次。”

于是他动了,试图控制自己僵硬的腿支撑自己,这比想象的容易很多,像是身子一下子轻了。他握着那只温暖的手,终于站起身来。

“我就知道你可以的。”她笑了,“我们走吧?”

“去哪里?”

“离开这里。”

他的心脏一瞬间收紧了,离开这里,离开这片黑暗,这是他梦寐以求,却却求之不得的。

“你是谁?”他问,“为什么要帮我?”

“我帮每一个值得的人。”

他们于是沉默地牵着手,走进茫茫的黑暗里。

“你说你知道我是谁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能告诉我吗?”

“你啊。你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。父母和睦。他们都非常爱你。你很聪明,也很漂亮,所有人都喜欢你。你最喜欢篮球,学校里的小姑娘们最喜欢看你打篮球。”

“还有别的吗?你是怎么认识我的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但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。”

他惊讶地睁大眼睛。她紧了紧两人相握的手,神秘地微笑了。

“就是这样——所以我来找你。”

“可是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“这个啊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你又为什么会来找我?”

她沉默了。四周重归一片死寂。他们沉默地走在无尽的道路上,这会儿的黑暗却不再让人感到恐慌。

“谢谢你。”他最后说。

“这是你应得的——我们到了。”

他抬眼看去,面前黑暗虚无的空间扭曲着,慢慢形成了门的模样。从这扇门上不断散射出温暖的白色光芒,像小簇火苗轻盈地跃动燃烧。借着这光亮,他看见了她的面庞。

“所以你究竟是谁?”

她没有回答,而是微笑着指着他曾经仰望的高空:“我修好了那个。”

黑暗的天幕上,那个曾如坏掉的灯泡般闪烁的圆球正安静地亮着,一直亮着。

“它是什么?”

“我想……可能是很重要的东西。”

“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

“那都不重要。”

她抬起两人交握的手,轻轻把嘴唇贴在他的手背上。两颗水珠悄无声息地砸下来。

“你会忘记在这里的一切,忘记我。这便是我来到这里的目的。同时,我向你保证,你这一生都不会再次来到这个地方,直到我们再次相遇。但在那之前,还会有很长,很长的一段时间。”

她松开手,却还看不够似的打量着他。

“是说再见的时候了。你该走了。”

他深深看她一眼,确定自己已经把她的容貌完完全全地刻入脑海,这才走上前,给了她一个紧紧的拥抱。

“谢谢你,真的。我不会忘记你。我会去找你。”

大门缓缓洞开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她看着银白色的大门发出灿烂的光芒,消失不见。她最终还是不舍得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,从看见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应该明白。

今后的世界里不会有我,只有你。

她默默地念着这话,极轻地微笑了。

随后,她转身,一个人走进吞噬一切的黑暗里。

fin

清明祭三村,愿我最喜欢的你在那个没有杀戮和鲜血的世界里平安。愿有人带你走出茫茫黑暗,有人用爱温暖你的灵魂。

如果年少的时候没有遇见你,我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time to sleep now.rest in peace.

你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我有多爱你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