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箱

痛苦无意义,快乐是幻觉

让人猝不及防的除了12楼的铃、26楼门口的电钻,还有就是在热的人心烦意乱的正午突然被派去给照片塑封。

这几天天津都太热,像夏天已经来了。这种天气里什么都不想干,眼睛都懒得睁开,连走路都是飘的。

我一向擅长胡言乱语,我却说不出话。话说多了也觉得烦,不如闭嘴安心走路。我宁愿我从一开始就是哑的,什么痛苦都比不上失去一件你以为会永远拥有的东西,失去之前你甚至不在意它。

如果一个字都写不出来,最好是打出生就不要会写。

评论(4)